• <th id="vs44h"></th>

      <dd id="vs44h"><track id="vs44h"></track></dd>
      【理論】元代絲綢之路多元文化的交流與融合
      • 時間:2021-06-16
      • 點擊:0
      • 來源:甘肅日報

        宗曉麗 胡蓉

        多元一體的中華文化是中華民族共同體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中華多元文化融合的漫長進程中,元代絲綢之路多元文化交流是不容忽視的歷史文化現象。這一時期,大批西域人從西域東遷至中原漢地,寓居大江南北,與漢人雜居,不同地域、不同族群、不同宗教的文化交織碰撞,為中華文化的發展做出了貢獻。

        近年來,敦煌北區出土了大量創作于元大都的多語種文獻,這些漢文、回鶻文、西夏文、蒙古文、婆羅謎文和藏文等敦煌文書及藝術品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文化形成的重要見證。在元代,大量西域文人匯集元大都(今北京),進行佛經的翻譯和刊印工作,這些文學和宗教作品經由絲綢之路流傳到敦煌,并在河西一帶廣為傳播,絲路沿線多元文化充分融合。在歷史上,魏晉之后由西域東傳到中原的佛教,蒙元時期又由元大都的西域人翻譯、刊印并回傳到西域地區,他們把漢文佛經翻譯成回鶻文、蒙古文、藏文等多種文字,傳播到敦煌、吐魯番等地,這種佛教文化回流是文化交流和融合的重要形式。

        元代佛經的翻譯地點主要在元大都?!熬煼鹚伦詠砑滋煜隆?,大都地區的佛教寺院在200所以上,是元代佛經翻譯與刊印的主要場所,如萬安寺、普慶寺、弘法寺、大護國仁王寺等都榜上有名。在這里,來自西域的高僧大德同時也是翻譯家,他們把《華嚴經》《父母恩重經》等漢文佛經翻譯成回鶻文、西夏文、蒙古文和藏文等多種文字,刊印成冊。還有生活于元大都的西域文人如迦魯納答思、巙巙、安藏、必蘭納識里、智泉、阿鄰帖木兒等,也精通漢文、藏文、回鶻文、蒙古文等多種語言,并直接領導、參與了佛經翻譯的工作,形成了元大都的西域文人圈。敦煌出土文獻顯示,迦魯納答思在白塔寺、本雅失里在普慶寺、智泉在護國寺翻譯佛經,元大都超越西北地區成為西域各族群文化的中心。

        元代敦煌、吐魯番等地出土的文學、美術、宗教等內容的作品大多來自元大都,京師與敦煌、吐魯番地區聯系緊密,可謂千里呼應。舉其要者,安藏、必蘭納識里和智泉創作于元大都的詩歌被裝訂在一起收入《回鶻文佛教詩歌集》并流傳于敦煌?,F存大英博物館的編號為0r8212(108)詩歌總集存詩948首,是迄今保存最完整的回鶻文詩集,而且多處夾寫漢字,皆是押首韻的四行詩或八行詩。在敦煌、吐魯番地區,大部分精美的圖畫、佛經等印刷品也都來自元大都。孟速思是忽必烈近臣,家學深厚,在吐魯番發現的“孟速思家族供養圖”刻本刻有47人,右半部是“釋迦說法圖”,供養圖推測于1260年左右在元大都制作完成,印刷后被搬運至其故鄉吐魯番。

        元大都西域文人集團創作翻譯的作品通過多種途徑被帶到敦煌、吐魯番。官方頒賜物品給河西、西域的諸王大臣是中原與敦煌等地文化交流的一個重要途徑,元大都和杭州等地刊刻的佛經著作也通過官方渠道流入河西。另一個重要途徑是從元大都出發到西北的官府使團、商貿團隊、宗教僧團,他們將經典著作帶到敦煌、吐魯番地區。創作于元大都的《說心性經》,就是通過僧團巡禮從元大都帶到敦煌的。此外還有游走四方的僧人、普通百姓和商旅等將文學藝術、宗教著作帶到敦煌、吐魯番,也是一個重要途徑。文化的流動總是從中心流向次中心,從中可見元代絲綢之路文化交流的繁榮。

        在元代,亞歐大陸暢通無阻,遍設驛站,使文化的傳播和交流更為便利。當時,全國共有驛站1400多處,即使交通不便、崎嶇難行的西藏也有37所驛站?!对贰酚涊d了當時的情形,“于是四方往來之使,止則有館舍,頓則有供帳,饑渴則有飲食”;元人王禮曾形容道:“適千里者,如在庭戶,之萬里者,如出鄰家?!惫俑臅芤悦刻?00里的速度傳遞,使者、商賈、傳教士、探險家來往如織。元代著名詩人薩都剌用詩歌形象地展現了他南下北上的旅途,“歸到江南才一月,短衣匹馬又京塵”“年來南北幾千里,卻笑書生無遠圖”(《春日偶成二首》)。在西北,元朝在甘肅行省境內廣設驛站,從河西走廊至天山北路的道路暢通無阻。1228年,蒙古帝國將領按竺邇受命鎮守察合臺的分地刪丹州,開辟了從敦煌至嘉峪關的驛道,并直通察合臺駐地。這條驛路出河西走廊后,先經敦煌至哈密,再到天山北路的阿力麻里、別十八里等地。元代,從哈密到吐魯番(高昌),再經過庫車到可失哈耳,這條線與河西走廊的驛路相連。由此可見,使臣、商旅、僧侶往返于元大都、杭州與敦煌乃至高昌之間,都是極其平常之事。

        綜上,敦煌出土的多語種文獻是絲綢之路多元文化融合的活化石,是中華多元一體文化形成的重要見證,充分體現了歷史上我國各民族文化的交流交融。元代大量西域人東遷中原各地,他們受到漢文化的強烈影響,像中原漢族文人一樣,兼具詩人、翻譯家、官員等多重身份,形成了元大都的多元文化圈。他們的文化活動推動了元大都多元文化的快速發展,奠定了元大都全國多元文化交流中心的地位。元代星羅棋布、朝令夕至的交通網,也使得創作于元大都、杭州等地的文學、藝術、宗教作品能流傳到敦煌、吐魯番地區,促進了絲路沿線多元文化的交流,推動了中華文化多元一體態勢的形成。

       ?。ㄗ髡邌挝唬焊拭C政法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

      上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