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vs44h"></th>

      <dd id="vs44h"><track id="vs44h"></track></dd>
      歡迎訪問甘肅經濟信息網!
      2020年西部地區主要經濟指標對比分析
      • 時間:2021-05-12
      • 點擊:221
      • 來源:甘肅省經濟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室
      2020年,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和復雜嚴峻外部環境影響,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西部各?。ㄊ?、區)科學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扎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比蝿?,疫情防控形勢不斷向好,國民經濟延續穩定恢復態勢,主要經濟指標增速繼續領跑全國,發展的質量和效益不斷提升。 一、經濟增速領跑全國,地區發展差距不斷拉大 在國家系列利好政策驅動下,西部地區經濟發展呈現出穩步復蘇的態勢,與中東部地區發展相比表現出色,生產總值達到213291.89億元,占全國(1015986億元)比重為21%,較上年提升0.2個百分點。從經濟總量來看,四川(4.86萬億)、陜西(2.62萬億)、重慶(2.50萬億)居西部前三位,甘肅、寧夏、青海、西藏均在1萬億元以下,西部地區既有四川、陜西、重慶等經濟規模較大的省市,也有西藏、青海、寧夏排在全國后三位的省區,地區發展差距比較大。從增長速度來看,經濟增速居全國前三位的都是西部省份,分別是西藏7.8%、貴州4.5%、云南4%。西部地區有9個省份增速高于全國(2.3%)。從人均GDP來看,在31個?。ㄊ?、區)中,排在前16位的有重慶(第8位)、內蒙古(第11位)、陜西(第12位)、四川(第16位),僅有重慶超過全國人均7.24萬元,人均最低的甘肅(3.41萬元)只相當于全國的47.1%。 圖1 2020年西部地區GDP與增速 二、固定資產投資強勁增長,回升態勢進一步顯現 西部地區不斷加大基礎設施建設力度,基礎設施規模繼續擴大,交通建設突飛猛進,西部地區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4.4%,比全國高1.5個百分點。從增速看,除青海、內蒙古有所回落外,其余省份均實現正增長,重慶、貴州等9省市增速均高于全國(2.9%)水平。其中新疆同比增長16.2%,比上年提高13.7個百分點,居全國第一位,全區基礎設施行業投資增長28.0%,拉動投資增長9.8個百分點;甘肅有效落實穩投資系列對沖政策,分類有序高效推進重大項目建設,投資增速同比增長7.8%,居西部第2位;青海同比下降12.2%,居西部最后一位,尤其是第三產業投資額受疫情影響較大。 圖2 2020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速 三、消費“壓艙石”作用顯現,呈現恢復性增長態勢 西部地區落實“六穩”和“六?!毕嚓P政策舉措,疊加各項促消費政策,消費市場經受住疫情沖擊,增速呈現恢復性增長。西部地區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到8.2萬億元,占全國比重達到21%,較上年提升0.2個百分點。從增速來看,貴州省全力推進消費復蘇提振,實施促消費百日專項行動,制定商貿特色步行街創建標準,有效應用數字經濟,舉辦網絡直播帶貨、數字燈光秀等活動,消費新模式驅動消費市場效應明顯,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4.9%,增速排名全國第一。甘肅省及時出臺促消費擴內需政策措施,組織開展“隴貨精品網上行、直播電商助扶貧”行動、特色農產品線上線下產銷對接等活動,新業態對消費回暖起到較強推動作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1.8%。重慶市開展了近10萬場次直播帶貨活動,實現零售額超50億元,消費升級持續推進,全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1.3%,增速高于全國平均水平5.2個百分點。新疆、青海、寧夏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居西部后三位。 圖3 西部地區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及增速 四、工業動力源作用增強,增速地域差異性明顯 西部地區通過企業減稅降費、金融信貸、稅費減免、降低成本,積極支持推動企業復工復產,極大增強了企業戰勝暫時困難的能力和信心。12月份,西部地區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4.5%,增速同比回落3.3個百分點。2020年,西藏、甘肅、寧夏等7個省份工業增加值增速超過全國平均水平(2.8%),增速最快的西藏、新疆、甘肅分別增長9.6%、6.9%、6.5%,位居全國前三位。新疆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6.9%,比上年提高3.2個百分點,達到2018年以來最高點,居全國第二位;甘肅省全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達到6.5%;青海是唯一工業增加值負增長省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0.2%。 圖4 西部地區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速 五、對外貿易再創新高,增速呈現較大差異性 西部地區搶抓“一帶一路”建設和陸海貿易新通道優勢,大力實施“走出去”戰略,積極承接加工貿易梯度轉移,陜西、四川、重慶、新疆等省市亮點突出。2020年國家發改委公布的首批5個中歐班列集結中心示范工程,除了鄭州之外,其余四個烏魯木齊、重慶、成都、西安都是西部地區城市。2020年西部地區開行中歐班列占全國80%左右,共1.24萬列,重慶、成都、烏魯木齊分別為2800列、2177列、1068列。2020年西部地區出口2470億美元,增長10.5%。其中云南、貴州分別增長47.4%和31.5%,與上年同期相比,分別提高了30.1和7.7個百分點;尤其是貴州、陜西分別由下降7.7%和13.8%轉為增長31.5%和2.5%;而西藏、新疆、廣西分別下降了65.2%、12.2%和11.3個百分點。西部地區進口1799億美元,同比增長6.9%,增速同比下降0.2個百分點。有5個省份同比增長,增速較高的四川、甘肅分別增長18.4%和14.9%。與上年同期相比,甘肅、四川、重慶分別提高了20.1、13和2.5個百分點。另外7個省份同比下降,與上年同期相比,西藏、貴州降幅分別收窄20.6和18.1個百分點,寧夏、新疆分別由增長27.4%和57.9%轉為下降60.4和2%;青海降幅擴大35.4個百分點。 圖5 西部地區外貿進出口總額及增速 六、城鎮居民收入穩步增加,增速明顯快于全國 2020年西部地區出臺一系列政策措施,扎實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比蝿?,幫助企業恢復生產經營,助力保障和改善基本民生,政策持續發力取得明顯成效。從城鎮居民收入來看,疫情對于城鎮的經濟影響明顯大于鄉村,停工停產對于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中的工資性收入和經營性收入有一定影響,西部地區城鎮居民收入均低于全國城鎮居民收入平均水平(43834元),其中,內蒙古(41353元)、西藏(41156元)、重慶(40006元)位居西部前三位,各地區之間差異較??;從城鎮居民收入增速來看,西部省區中除廣西(0.7%)與新疆(-0.8%)均高于全國城鎮居民收入增速(1.2%),西藏、四川、重慶等省區的增速都在5%以上,分別位列西部地區前三位。 圖6 西部地區城鎮居民收入及增速 七、農村居民收入增速高位運行,收入水平依然較低 西部地區是扶貧的重點地區,收入增長率相對較高,明顯偏高于東南沿海地區省份。隨著國家扶貧工作的深入推進,農村地區收入增長高位運行。從農村居民收入來看,西部地區農村居民收入均低于全國農村居民收入平均水平(17131元),內蒙古農村居民收入(16567元)位居西部第一位,接近全國平均水平,西部地區整體農村居民收入偏低,與全國存在一定差距;從農村居民增速來看,西部地區農村農村居民收入增速均高于全國農村居民收入增速(3.8%),均在高位運行,西藏、四川、內蒙等7個省區的增速均在8%以上。 圖7 西部地區農村居民收入及增速 八、居民消費價格指數漲幅回落,區域差異明顯縮小 2020年,西部地區受市場供求關系總體穩定、CPI翹尾因素持續減弱等影響,CPI漲幅逐漸回落,其中云南(3.6%)、四川(3.2%)、廣西(2.8%)漲幅較大,高于全國CPI(2.5%)漲幅,其余各省區均低于全國漲幅水平,而內蒙古(1.9%)、寧夏(1.5%)、新疆(1.5%)漲幅較低。 圖8 西部地區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增速 (作者:梁文霞、張帆、楊永)
      上一篇:沒有了